来自 文学 2020-04-08 14:06 的文章

半生回忆录——我童年的回忆

    一、我的半生回忆录——童年的回忆
    若是在以前,问我最想回到什么时候,回说最想回到花季雨季的年纪,或是更早的童年时候,但是现在问我最喜欢什么时候,我回答是最喜欢当下。
    •
    学生时代一切都很迷茫,每天的上课、作业、考试压的人喘不过气,都说学生其实是最辛苦的,我也经历了那个时候,永远觉得是饿的,永远觉得是瞌睡的,早上不想起床,一天十几个小时的作业时间,不知道以后自己干什么,与什么人结婚,做什么工作。而现在是有幸福的家,疼爱我的老公,可爱的女儿,做着喜欢的工作。小的时候,总是希望快点长大,因为小时候给我的印象就是膝盖每年夏天就会破皮,不知是我顽皮还是有点走路不看路,每次破皮就会上蓝药水和红药水,好了的又会破,新伤加上旧伤,反正快到冬天的时候才会痊愈。记得有一次,我中午放学回家路上莫名其妙就跑着跳着摔跤了,脑袋里一眩晕,蓝天白云很晴朗的天气突然在我眼中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头顶金星打转,当时正好夏天,不用说,又破了。估计当时几乎大多半孩子走路都是连蹦带跳的吧。还有的被男生追赶,一起疯一起闹,同学中破皮流血是常事,有的人还把曾经的伤疤当做勋章来炫耀。小的时候,害怕被大同学雷肥,虽然我一次也没有被围攻殴打的时候,但是在我的身边我同学经常被大同学雷肥。
    •
    记得当时有一个家境富裕的小胖墩,骑的很知名品牌的单车,穿得知名品牌的鞋子,在放学后被人殴打雷肥,由于临近冬天,天色暗的很早,他也没有看清别人的模样,那天他手上没有钱,人家就把他的单车和鞋子抢走了,小胖墩吓哭了,后来是光着脚回家的。第二天小胖墩哭的告诉老师,他的班主任又转给我们班主任,然后传到我们耳朵里,班主任还顺手一指窗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昨天有个同学就是在那个转角被雷肥的,你们以后经过那里一定要小心,特别是下晚自习的时候,女生最好是结伴回家,带个手电筒。”老师的这番言语倒是提醒了广大的男学生,从此放学路上多了一些护花使者,天天送女学生回家,有点资本的男生就买好的单车,那种变速的车已经有了,如果想多走一下,就一起推着单车走,这个是最常见的,还有就是载着女同学在马路上飞驰。胆小的女学生就拽男生的衣服或是坐垫。我觉得我当时是属于胆子大的类型,因为我小学没有毕业就已经很会骑自行车了,甚至还载过我妈。我奇怪的就是当时为什么没有人给我递个字条或是对我特别关心的男生。班上特别受欢迎的女生身边不乏男生的追捧,一到他们生日,都会收到一堆的礼物。有一次,班上一个女生生日,晚自习的时候,一个男生从他的座位千里迢迢传了很多同学最终送到女生的手上,谁知道送个会唱歌的娃娃,女生一接到收竟然唱起歌来,让老师听见,老师怒了。把女生叫起来站着上了半天课。估计男生后来很内疚。
    •
    小时候我自尊心受到强烈打击的时候就是逢年过节回家的时候,每次上车就是先坐下,当车开了很远后才买票,有几次因还价没有成功,我们就下车了,然后坐的下一班车,还好当时车是一辆接一辆,也没有现在的堵车,也不知道票价是不是真的比上一班车便宜。买票的时候我妈要我腿半蹲一点,那样就不用买票,还慢言慢语的和售票员讲价,讲价的同时还要求免我的票,我当时想快点长高买全票,买全票在我当时看来是很光荣的事。就这样年复一年,慢慢地我长高了,就不用再有买票的尴尬了,因为我已经可以买全票了。当时还没有修通高速公路,常常要坐6个多小时的车,印象中每次回家3个小时后,车就会停在一个大院子里,门口有几棵高大的树,还有卷起的半边天的黄沙蔓延,然后就像电影里演得一样,男的跑到路边矮田埂里,女在车的另外一边解手,颇为壮观。当时我心里想,为什么不修个厕所。因为回家坐车时间长,所以通常在临走之前要带很多吃的喝的,还要在车上吃一顿,那时我妈就会买很多的零食给我,坐长途车是正大光明吃零食最好的时间。
    •
    那时虽然我妈总是舍不得给我买全票,但是给我买书看却是从来都很大方,有像现在名片大小的连环画,幼儿画报等都是邮寄回家,有的是月刊,有的是半月刊。想如果我当时把那些小人书留下来的话估计能卖个好价钱,那些连环画现在是很稀有的东西。那时我很喜欢跑小朋友家玩,为了看别人家的书,直达我把她家书柜里的书看完了,我就不怎么再去了,实事证明我是一个爱看书的人。那时我很羡慕她家有一个很大的书柜,有2个对开门的,里面大部分都是小朋友爸爸的书,也有我们小孩看的书,我不知道小朋友爸爸为什么怎么迷恋金庸和琼瑶的书,而且都是整套整套的。在我看完男性心理和女性心理等我感兴趣的书后,实在没有书看了我才拿起金庸和琼瑶的书看,结果很可惜的是,我根本一个字也看不进。我觉得我那小朋友真是太可惜了,家里那么多的好书,她却根本不爱看,有的时候她妈妈问她书在哪里放着,她不知道的我却知道,看她家的书时间长了,那本书在第几层第几格我都知道,她家的东西摆放的位置我比她还熟悉。因为书柜上的东西基本上只有我动的次数最频繁。我当时想,如果我家有一个大书柜就好了。这个看书的习惯就一直保留到高考前,每月我都会买2本书,读者和青年文摘,有的时候看看知音、女友、读者俱乐部、意林以至于后来清理书柜,这些书堆起来有一人高。放暑假的时候我就把看过的书重新搬出来,再看一遍,年复一年,后来有些喜欢的句子和段子在无意识中就记住了,我看书还有摘抄的习惯,看见喜欢的句子就摘抄。再后来,看的书多了,真的就下笔如有神了。
    •
    在我认识字还不是很多的时候,我家里有一本钢笔字帖,字倒是没有怎么练,书却看得很入迷,那本钢笔字帖叫席慕容散文钢笔字帖。里面第一篇文章就是写关于找老公的文章。很清楚的记得一首小诗。“大姐嫁,金大郎,二姐嫁,银大郎,三姐嫁,破木郎。大姐回来杀只猪,二姐回来杀只羊,三姐回来,炒一个鸡蛋,还要留着黄。大姐回,坐车回,二姐回,骑马回,三姐回,走路回。走一会,哭一会,望着天边流眼泪。天也平,地也平,只有我爹娘心不平”只是与席慕容不同的是,她是姐姐教她唱的儿歌,而我是无意中看到这首诗,当时我并不知道席慕容是何许人也,但是当年的她和此时的我一样在回忆我的童年,后来才知道那段节选是《我无边的回忆》,我也与她一样在无边的回忆。看了这首诗,很明显的感觉到以后嫁人要嫁个有钱人,才有好东西吃,衣食无忧,从炒一个鸡蛋,还要留着黄就可以感觉到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以后不要过那样的生活,无形之中,慢慢觉得,嫁个好人家才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但是当我真正要结婚的时候,才发现当时我的老公一穷二白,家里还欠着不少外债,结婚后就踏上漫长的还债之路,这好像离我小时候的梦想是相去胜远。不过好在他真是支不断上升的潜力股,后来别人说我有眼光。
    •
    我小时候当官,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活,每次老师说班干部带头,所以什么脏活累活就是我们所谓的班干部干了。我那时是劳动委员,每周五班上会大扫除,一半学生做清洁,一半学生去操场上玩,一周轮流一次,但是我是日日做,周周做,周一还要为全校检查卫生情况。有一次我叫一个男生去拖地,他是那种打了骂了还嬉皮笑脸的人,一直叫他拖地,他不拖。我那时气啊,拖把就横在地上,正好在他两脚中间,我当时一手叉腰,一脚把拖把的头抬起。痛得男生双手捂住,乖乖地去拖地,用现在的话叫蛋疼。我相信那时候他真是蛋疼了,因为我是很用力的一脚,后来我给同学们留个恶人的形象。我想对这个男生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
    那个时候,班上总是有那么几对在我们眼中是让人羡慕的,可是有一天,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也看上我们班一个女生,这个女生就是我说的几对中的一个。后来这两个男生相约放学后去一个公园,公园里面不是平路,是高高低低的小山坡,说是两个人,两个人都叫一大群哥们,小山坡上停满的自行车,还是不同大小的,有的同学个子小,骑二二的,有的二四,的有的二六的,高矮胖瘦分两边站着,这叫打群架,这个场景壮观啊,还来了不少女学生看热闹的,后来也不知道是谁赢了。
    •
    未完待续。

Tags:
  • 上一篇:铁路工人创奇迹殷都大地架彩虹 我国首例转体施工跨铁路立交桥合龙
  •